映客市值的斷崖式

映客市值的斷崖式

前不久,“港股第一直播股”映客發布了2019年上半年的財報,數據結果不盡人意。面對映客的首次虧損,聽到了風向的投資者們似乎早已失去了耐心,8月27日,映客股價下跌4.39%。最終收于1.09元/股,而在28日盤中甚至跌至1元/股。

從“港股直播第一股”到“一元仙股”,映客的斷崖式下跌,相比斗魚、虎牙、花椒、YY等同行如魚得水的現狀,映客不可不說是猶如涸轍之鮒。

2018年7月12日,映客在香港上市成功,股票代碼是“03700”。據映客創始人奉佑生的表述,“3”是映客成立之初到上市的三年歷程,“7”則是暗指騰訊。騰訊的股票代碼是“00700”,互聯網行業大佬騰訊在上市之初的市值與收入都遠不如上市之時的映客,映客就像一個3年的騰訊,足以看得出奉佑生對映客的期待。

然事與愿違,上市一年多后映客2019年給出的財報結果與創始人奉佑生最初的夢想相差甚遠。

風光不再:映客一跌再跌

在線直播的江湖里從來不缺乏機會,卻也悄無聲息的斬落許多初出茅廬的年輕一代,初入江湖的網易薄荷、名聲大噪的全民直播都在直播寒冬里死去。在今年寒氣還沒有褪去的時候,含著金鑰匙出生的熊貓直播也已經遠行,不可不謂是來也匆匆,去也匆匆。還有以素人直播起家的映客,在幾經波折上市之后的日子也并不那么好過。

2019年9月16日“港股第一直播股”映客給出截止至6月30日的上半年財報,讓期待能夠從在線直播行業里賺得盆滿缽滿的投資者們大失所望。相比當年風口正盛的時刻,映客的虧損讓人咋舌,映客營收總額約為14.86億元人民幣,同比下降34.9%,主營業務經營利潤虧損6649萬元,同比減少114.2%,期內凈虧損2755萬元,同比下降102.9%。

巨額虧損的原因,映客方面給出的回答是:“主要是創新產品的研發費用大幅增加”。雖然,映客支出占大頭,但映客的研發費用同比增加了0.7億元,僅為1.53億元,而營收直接下降了8億元。二者對比的差距顯然有些大了,光是研發費用的支出明顯不能填滿映客巨額虧損的大坑,映客虧損的真正原由還隱藏在財報里。

戰略性的研發費用支出,是各大直播平臺想要良好后續發展不能缺乏的核心,好馬配好鞍,大俠攜良劍,這是江湖上的規矩。但映客連年下滑的業績,卻是擺在奉佑生面前的事實,2016年的43.3億元,2017年的39.4億元再到2018年的38.6億元,到了2019年給出的上半年財報斷崖式的下跌,更是對映客的重擊。

在這場直播寒冬里沒有錦上添花,只有雪上加霜。據艾瑞咨詢的數據表明,到今年7月為止,映客的月度獨立設備數只有1130萬臺,相比去年同期的數據調查1390萬臺大幅減少。

映客的直播輸出方式主要還是依靠映客APP,從映客公布的數據中來看,當前公司旗下的產品平均月活躍用戶數量為2953萬人,去年同期人數為2582萬人,同比增長了14.4%。如果光看數據的話,用戶量明顯有所增長,但其中要注意考量的是,去年同期人數的統計僅僅是基于映客直播一個應用軟件而言,而最新數據中的2953萬位用戶量則是計算了其公司旗下的所有產品所得到的數據。

比映客營收不斷下滑還有更為嚴峻的是其毛利率的下降,映客的毛利率從2016年的37.76%下降到2018年的33.81%,在之前的季度尚能實現營收的映客,在今年上半年的財報中首次由盈轉虧。面對映客的虧損,資本市場對其的態度并不寬容,映客股價下跌至8.2%,8月28日盤中甚至跌至1元/股。而融資進來的股權基金,也減少持約4億股,大概占總股本20%左右。

單一的收入結構似乎成了直播行業的通病,直播收入決定生死的趨勢并沒有得到緩解。在2017年,映客就開始造星計劃,打造屬于自身的IP,但是仍然是治標不治本,收入來源大部分還是依賴于打賞。在當年風口正盛的時候,映客靠著“你丑你先睡,我美我直播”的廣告語一度風靡直播這個新興的江湖,現在面對已經形成龍盤虎踞的在線直播江湖里,映客的秀場直播似乎已經泯然眾人。

荊棘滿布的直播市場

如同互聯網的其他行業一般,在線直播這個曾經讓投資者們日進斗金的江湖,在經歷了刀光劍影的千播大戰之后表面已經逐漸趨于平靜,但各大在線直播平臺在自家下的功夫卻是風起云涌不曾停歇,增量時代已經轉變成了存量時代,直播平臺對于用戶量的爭奪戰變得加劇。

根據艾媒咨詢給出的報告顯示,映客占據了2019年Q2中國娛樂內容類直播主流平臺月活躍用戶量的第三名,但其MAU僅游走在1000萬人左右,和一直盤踞在第一的花椒2600萬人和第二2400萬人的YY的差距可以說是天差地遠。

另外,艾媒預計2019年中國在線直播用戶規模將會超過5億人,與此同時其給出的數據顯示,在線直播用戶數量的年增長率已經在逐年下降,從2017年的28.4%減至2019年的9.9%,估算在2020年僅能達到4.6%,直播紅利已然消逝,各大直播平臺繼續尋找下一個經濟增長點。

在這一場爭奪戰當中,有人斗志昂揚,有人前途迷茫,有人黯然離場,而作為“港股第一直播股”的映客在財報頗為窘態的當下,又要如何實現創始人奉佑生所講的,“比IPO更美好的事情,是我們前方的夢想”。映客從第一股到一元股,映客實現夢想的路途上其主營業務的影響可以說是牽一發而動全身。

營收的獨木難支

2015年映客誕生了,映客的定位從一開始就很明確,要成為直播行業中的代名詞,映客靠著花費200萬元購進的美顏技術,單槍匹馬闖入在線直播的江湖。映客也確實成就了自己在在線直播里的地位,在千播大戰后還能留在直播行業中,仍留有一戰的魄力。

但是成也蕭何敗蕭何,映客靠著直播起家,如今的映客也因為直播深陷囹圄。映客直播業務幾乎占據了其營收的全部來源。從2015年成立之初到2018年成功上市四年內,映客直播業務的營收分別占比94.6%、99.8%、99.4%、96.59%,在這幾年占比略微下降,但依舊是映客收入的主干。

在2019年上半年的財報中映客的收入主要分為三個部分:直播、廣告、其他。當中直播的營收就占據了95%的份額,廣告僅為4.7%。財報里給出的數據表明,今年上半年映客的廣告收入同比大增47.1%,營收利潤達到0.7億元,但作為映客主要營收的直播收入猶如泄洪從22億元減到僅有14.1億元的收入,同比大減36.7%。廣告業務的營收,對于映客龐大的整體而言杯水車薪。

映客在財報中分析,是由于行業增長緩慢的勢態,所以映客直播的收入效益也隨之減緩。但對比虎牙、斗魚直播營收分別占比95.6%、91.2%的情況之下,二者給出的第二季度財報表明虎牙的直播收入同比增長93.6%,營收20.105億元;斗魚同比增長則為133.2%,營收18.73億元。

虎牙和斗魚大部分都是推送電競游戲直播的特定內容,用戶粘性要遠高于其他直播平臺,而且二者在泛娛樂方面也有涉足,泛娛樂占據虎牙直播收入的54.5%,斗魚為35%。單憑著秀場直播映客面對著諸多的阻礙,在線直播行業的紅利已經到達天花板,行業內部早已陷入互相爭奪存量的明爭暗斗當中,類似花椒、YY等早就是已經大戰過幾百回合的老對手,現在還更加涌入了諸如快手、抖音想要進軍直播江湖攪動風云分一杯羹的新勢力,映客進退維谷。

支出的溝壑難填

2018年7月12日映客上市,奉佑生在當日致辭說:“創業九死一生,上市水到渠成。”幾經波折,幾度傳言借殼上市的映客終于實現第一步,這對于奉佑生來說只是“創業過程中普通又帶點快樂的一天。”

彼時的映客市值107億港元在線直播江湖上無人不知無人不曉,一時風光無限,而僅過了一年多后,2019年9月16日映客發布上半年財報,連續盈利的映客由盈轉虧,連同市值也跌至22.32億港元。光靠顏值吃飯的時代已經一去不復返,映客和其他眾多直播平臺都深知這一點,映客也早已意識到這一點。

“2019年以來直播行業競爭持續加劇,本集團積極應對,全力發展互動娛樂及社交產品矩陣,以建立內生流量體系。其中,在互動娛樂產品矩陣方面,本集團基于自成立以來積累的成熟產品、商業及運營模式以及對市場及用戶的深度理解,在視頻、音頻兩個層面針對細分市場和垂直用戶群體逐步推出精細化運營產品,包括音頻互動娛樂產品音泡、中老年視頻互動娛樂產品老柚等,通過對市場的探索及產品的持續優化,積累了豐富互動娛樂產品創新經驗并形成了較為成熟的持續研發及拓展模式;在社交產品矩陣方面,本集團進行了產品驗證并積極尋求市場機會。”

映客在2019年上半年的財報當中如此解釋自己目前推出的產品矩陣的規劃與期望,可以看出映客上半年財報中,相對于直播收入的大幅下滑,映客方面對于研發支出的費用不縮反放,映客的研發支出為1.53億元,2018年為8520萬元,同比增長80%,還有銷售及推廣開支和上年同期的2.59億元相比增至3.21億元,增長了23.6%。

1.5G的研發

映客研發支出主要用于5G和人工智能等技術的開展,這與映客將重心放在下一代互動娛樂場景相關。5G技術的到來,讓直播平臺又看到了另一種可能,現在4G網絡還做不到直播平臺的其他互動以及更多內容,在5G技術高通信傳輸的發展下都是新的契機。不同于4G網絡還會出現的卡頓,5G技術能夠更加迅捷的傳播網絡內容,相對的網絡畫質也會有新的改變,這對直播平臺來說無疑是最佳消息。

奉佑生曾說過:“我們沒有BAT的加持和站隊,是憑借自己不斷進步的產品和技術創新能力,在最慘烈的千播大戰中笑到了最后”。核心技術的發展是映客想要在直播行業一展拳腳的重要一環,映客試驗超低延時合唱技術,5G高清VR直播,加快5G技術與自身直播業務的更好結合。

新技術的研發是緊跟時代潮流的要求,但還要注意到的是目前5G技術的應用基站只在極少數的城市有所展開。現在投入5G技術燒錢的研究,對于直播收入下滑8億的映客來說是一筆不小的負擔。

2.產品矩陣的試水

單純的依靠直播業務這一條路走不長久,奉佑生和眾多直播行業的巨頭顯然都有意識到這一點。映客正垂直向下發展自己擅長的領域內容,爭取核心用戶的不流失,以及開發新的領域用戶。

映客在當前最熱門的領域細分市場,細分核心流量用戶人群,分別推出專注下沉市場的“趣頭條”;版短視頻應用“種子視頻”;還推出了專門面向還未徹底開發的藍海中老年群體用戶,K歌直播的產品“老柚直播”;以及面對付費意愿較高的年輕群體研發了“不就”、“音泡”等語音交友平臺;另有針對當下較為流行的二次元文化的二次元興趣社區“StarStar”;再有開放式移動地圖交友的產品“22”。

“直播現在是我們現金流很好的主營業務線,有很好的現金流和利潤,但是賺來的利潤應該投入到源源不斷新的研發和未來增長當中去。”秉著這樣的理念,奉佑生和他的團隊開發上面的一系列產品,希望能夠從中孕育出規模化的產品從而實現能夠有一兩款爆紅的產品,提升用戶的黏度和付費意識,然后在產品矩陣當中形成產品的互補,流量的循環以及再生新流量,建造一個完整的泛娛樂生態。

但就目前來看,映客推出的這些產品并沒有成功實現變現的能力,吸引流量的能力并不如預期的構想那么順利。根據艾瑞咨詢的數據顯示,音泡截止至2019年5月份的月獨立設備也只有4萬臺左右。其中數據較好的種子視頻,據官方提供的數據來看,到2月中旬為止,注冊用戶突破2000萬人,DAU達到200萬上下,用戶在APP上的觀看時長達到100分鐘。

映客根據細分領域推出相關的產品,努力爭取每一階層的用戶群,但是每增加一個APP就意味著多一份資金成本的輸出。產品矩陣的推出目前還并不能為映客實現營收,反而銷售及推廣開支增至3.21億元,增長了23.6%,在財報中被歸至映客的虧損部分。而且在產品矩陣當中數據較為好看的種子視頻,其APP內容多打擦邊球,這對一個想要長期發展的軟件來說并不是一件好事。

首先是政策的監管嚴格,近年打著色情、低俗、賣腐的軟件均被下架整改,再重新上架的產品的口碑也會大打折扣。其次,靠著膚淺表面的封面內容來吸引用戶,并不能達到想要留住用戶的效果,難以產生核心用戶,用戶粘性不足,更不用說想要進一步達到變現的效果。還有,種子視頻是映客針對在下沉市場推出的產品,對其內容的不加把控,并不能夠帶來很好的推廣效果,“劍走偏鋒”往往會適得其反。

3.收購

映客除了再建設自身產品的矩陣之外,還以8500萬美元的價格收購了小眾社交產品“積目”。對于想要發展產品矩陣的映客來說,再開發一款專注社交的軟件,不如在積目原有的基礎上進行開發要節省更多的時間。

但外界對于映客全資收購積目的行為并不看好,一方面積目的主營方面是陌生人社交,垂直90-00青年文化人群的社交娛樂,為用戶畫像,根據用戶的興趣愛好來推薦相關社交人群。眾所周知陌生人社交業內已經有陌陌、探探和Soul等老牌產品,積目能否在這些老江湖中脫穎而出實在難說。而且就陌生人社交而言,和熟人社交相比,其內容混雜,廣告營銷、色情低俗等容易打擦邊球,還有陌生人社交的流量天花板也已經逐漸見頂。

另一方面就積目自身目前的體量而言,實在是過于小眾,積目目前受眾多為95后年輕一代,基礎用戶有限,也難再開發其他層次年齡的用戶。現在積目的日活量僅約在80萬左右,月獨立設備數也只達到48萬臺左右,對于引流的作用尚不能起到映客期待的效果。花費8500萬美元的高價全資收購積目,對映客來說能否回本還是一個未知數。

相對于營收的大幅下降,支出就像一只龐然巨物正在把映客拖入無止境的泥潭當中。縱使現在的映客尚有良好的現金流,但是面對自身盈利能力的不足,以及目前在線直播行業紅利已經被割據完畢的情況之下,考慮如何使支出成本得到最大的回收,已經是映客無法回避的問題。

映客出路難尋

映客初出茅廬時以素人直播掀起一陣風云,也正因為如此游戲直播里相比虎牙、斗魚這類具有特定直播內容和對固定粉絲吸引力較大的主播平臺,映客無特定內容的直播,從而導致用戶粘性的不足,流量容易流失。與此同時映客還要面對著花椒、YY等大勢力高壓,秀場直播平臺泛濫,直播+的形勢也是龍爭虎斗,映客直播輸出業務可替代性產品過強,無特殊優勢。

除了來自同行的壓力,映客還要面對快手、抖音等短視頻的流量爭奪,直播輸出的內容質量不比短視頻容易管控,直播內容大多斷片,難有持續性。而短視頻在這一方面則具有可以重復觀看的優勢,以及經過剪輯的精簡內容能夠更加保證質量。還有短視頻相對于直播來說,其推廣對特定人群的投放更為精確,目前抖音正在試推出15分鐘的長視頻,對直播的影響是各大直播平臺必須直視的。

還有現在相關政策的出臺,對于直播內容的把控要比早期嚴格得多,多個直播平臺都難逃被下架的命運,映客更是多次被下架。從2016年的“映客”刷榜被下架悄然改名“映克”重上軟件商店,到現在的“港股第一直播港”似乎也因內容管控而難逃沉落的命運。

最后5G的到來又給了互聯網在線直播行業無限的希望,映客在技術研發上面不斷加碼是必然的選擇,但缺少大集團資本支持的映客能在這條燒錢的道路上有所前進嗎?而且對于5G的渴望不僅是映客一家,花椒對5G技術的相關研究也在持續,技術上的競爭激烈,核心技術形成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映客從風光上市到如今陷入窘境不過短短一年多時間,一入江湖歲月催當年正好乘著直播風口扶搖直上的,眾多諸如映客般的直播平臺,在在線直播流量已經逐漸趨于穩定的關口,如何再創造紅利,謀求出路。映客接下來的后續發展已經不是單獨一家的未來,而是映客們的出路。

?文/劉曠公眾號,ID:liukuang110

本文為作者投稿到『互聯網的一些事』,轉載請注明出處。

「互聯網的一些事」聚焦互聯網前沿資訊,行業爆料、小道消息、內幕挖掘,關注互聯網熱點事件!干貨分享,提供各種產品文檔、行業報告、設計素材免費下載。官方微信:imyixieshi

本文鏈接: http://www.fudekc.live/132931.html (轉載請保留)

11选5微信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