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牙和斗魚的蝸角之爭

經歷2018年大洗牌后,游戲直播行業成為少數玩家 的游戲。不過,在很多人都認為游戲直播市場已無戰事時,今年7月斗魚的成功上市,卻讓游戲直播市場的競爭格局再度變得撲朔迷離。

2019年8月14日凌晨,虎牙公布了第二季度財報,財報顯示,營收2.94億美元,同比增長93.6%,不管是增量還是增幅都超過市場預期。非美國通用會計準則下,歸屬于虎牙的凈利潤為2480萬美元,同比增長61.7%。另外,虎牙2019年國內平均MAU(月活用戶)和移動端平均MAU分別為1.439億和5590萬,同比增幅分別達到57.3%和31.1%。凈利潤增長幅度創新高的同時,用戶增長態勢良好。

近期,QuestMobile發布中國移動互聯網2019半年大報告,報告顯示,資本的扶持下游戲直播行業穩定增長,斗魚、虎牙雙寡頭格局已經形成。雙寡頭壟斷競爭下,虎牙和斗魚究竟誰更勝一籌?

含著金鑰匙出生,虎牙有先天優勢

說起虎牙,那還得從十四年前的YY說起。2005年4月,一家名叫歡聚時代(YY)的公司在廣州成立,創始人是李學凌。最初,YY只是一個線上游戲門戶網站,針對的用戶是游戲玩家,并且單純是為游戲玩家提供溝通和社區工具。

2008年,《魔獸世界》在中國游戲市場暢快馳騁,資深玩家的李學凌在玩游戲的過程中,語音頻頻掉線,經常卡到令他崩潰。由此,他嗅到商機,YY語音誕生。不少用戶通過YY語音進行游戲的溝通,這為其后來的發展奠定了一定的用戶基礎。光做語音自然不能滿足李學凌的野心。他將手伸向了直播領域,開始游戲直播。在當時,游戲直播行業還處于空白期,大量的用戶和主播都沒有找到合適的平臺,這也為YY游戲創造了機會。

據前YY游戲直播負責人古豐介紹,YY游戲直播從2012年初創立到2013年底,不到兩年用戶覆蓋超過一億,月活用戶近3000萬,月營收也突破千萬。“當時,YY游戲直播是中國毫無爭議的行業老大。”古豐在演講中提到。2014年11月,YY游戲直播改名為虎牙直播。

2015年至2016年,也是虎牙至關重要的兩年,它看到了用戶遷移的方向,即移動端。因為,移動端無論是從時長、頻次、數據的跟蹤獲取等方面都有著顯著的優勢,所以虎牙果斷地開啟了移動端的游戲直播,開始以游戲內容為核心,以游戲愛好者為用戶基礎,虎牙希望通過更豐富的內容品類,獲得更多的用戶時間,提升用戶的活躍度。

深耕游戲直播,用戶永遠是上帝。直播技術的提升對用戶的游戲體驗尤為重要。虎牙直播擁有著YY語音良好的基因,在直播技術上擁有先天性的優勢。首先,在高碼率編碼能力方面,虎牙在PC端具備適配包括英偉達,英特爾在內主流顯卡的硬編能力。另外,在移動端,具備適配市面上安卓和iOS系統手機的硬編能力。

而在網絡傳輸方面,虎牙獨有的主播混合網技術,擁有保障網絡鏈路通暢的多CDN節點主備,以及對弱網環境優化的自研私有協議功能,在保障大部分主播正常網絡上行的同時,也為用戶得以更流暢、更高清、更省流量觀看直播提供了重要的技術。

虎牙致力于用戶深耕,運用技術不斷改善用戶體驗,在用戶參與度以及運營效率方面蓄力。同時,虎牙基礎設施較為完善,以確保流暢的用戶體驗。虎牙的先天優勢,為虎牙在之后的行業競爭中打下了堅實基礎。

斗魚實力不容小覷,后來者居上

一直以來,虎牙和斗魚常常被拿來作比較。之前斗魚上市失敗遭到質疑,然而斗魚上市后的首份財報,卻給出一個令人驚喜的成績。斗魚財報增長也證明了斗魚的實力,這也是斗魚和虎牙在財報上的首次正面較量,財報整體上可圈可點。

2019年8月13日,斗魚發布了上市后的首份財報,財報顯示,斗魚營收實現同比增長133.2%,凈利潤漲幅高達110.14%,核心數據表現還不錯。二季度在營收上超預期增長,得益于整體用戶規模和付費用戶規模的持續擴大。其實,斗魚在第一季度就實現了扭虧為盈,這也說明斗魚連續兩個季度實現了盈利。

2019年第二季度,斗魚的MAU 達到1.6億,同比增長32.6%,移動端MAU也增長至5060萬,而2018年這一數據為3550萬,增幅為42.5%。這足以表明,斗魚的頭部主播、獨播電競賽事以及由此形成的大量優質游戲直播內容,帶來了很好的拉動作用。也保證了斗魚的被認可度,用戶的粘性和用戶的忠誠度。

另外,根據小葫蘆數據顯示,截止2019年Q2,斗魚頂級主播數達到377位,凈增長56位,和虎牙的頂級主播數量差距開始拉大。體現出斗魚頭部主播強大 的“生態”,在打造重度內容的生態上花費不少心血。因此,在頭部主播的培養上交出了令人滿意的答卷。但是,由于前期的成本過高,變現能力有所削弱。

近年來,斗魚投重金深耕電競領域,這一領域提升了斗魚吸引流量的能力。數據顯示,僅僅2019年第二季度,斗魚直播和轉播了電競賽事114場。今年6月,斗魚舉辦的嘉年華活動,更是引入了33個電競項目,在線觀看人數超過3.1億,這也進一步吸引了用戶。

一直以來,斗魚用戶規模大于虎牙,營收規模、盈利能力卻稍遜于虎牙。2017至2018年第一季度到第四季度,斗魚和虎牙營收差距從1.16億元擴大到3.45億元,虎牙的營收優勢得到進一步鞏固。但是,從2019年第二季度財報看,虎牙優勢已經有所削弱,斗魚營收規模和盈利能力幾乎已經追上虎牙,雙方差距也越來越小,虎牙的優勢不再突出。

另外,斗魚業務呈現出多元化的傾向,除了直播業務之外,斗魚還涉獵了科技、戶外、美食、綜藝、語音、電商等多個領域。這樣看來,斗魚在向泛娛樂靠攏,內容輸出可能會朝這個方向發展。多領域發展是斗魚的優勢,如果將多領域業務專業化經營,斗魚未來可期。

穩重派撞上激進派

虎牙、斗魚之間的戰爭已經持續了很久,對這兩個平臺,非要分出個輸贏,爭個行業第一的話,還真不好冒然下結論。這得深入探究下他們各自發展經歷和建立起的生態。

從外在表現看,虎牙,斗魚各有不同,斗魚正如其名,攻擊性強,好斗。關于斗魚這個名字由來,創始人陳少杰坦言,“斗魚”是泰國的一種民間動物,這種魚好斗,兇狠。

斗魚擅長用大主播做營銷,搞噱頭。其頭部主播一直極具話題度和討論度。2019年3月25日,停播一年的PDD在斗魚復播時,斗魚的熱度最高時達到了5個億,直接造成斗魚全站死機,當晚的開播和盛況在微博上也占據了數個熱搜榜位。斗魚因此賺足了眼球,也給斗魚進一步帶來了人氣。

相比之下,虎牙主播就低調很多。大家很少看到關于虎牙主播的八卦,也很少看到虎牙的頭部主播上熱搜,有負面的輿論。但是,虎牙在2018年度最具影響力主播爭奪中,主播“不求人”以303177的支持人數,力壓一眾頭部主播,登上最具影響力直播榜首之位。這一結果是有些出人意料。

其實虎牙在運營主播上,從沒有刻意集中資源去培養某一位主播,而是找準時機,一步步的來孵化主播,主要以內部培養為主。斗魚的主播很多都因言行不當慘遭封殺,而虎牙卻沒啥損傷,虎牙這種低調是有道理的,不至于過分浪費資源,如果將所有力量都押注在大主播上,風險也太高,大主播轉而從事其他行業的機率很高,大部分流量都依靠這些大主播,一旦主播“離家出走”之后,平臺用戶也會大量的流失。

直播行業之間的競爭,說到底就是對頭部主播的爭奪。斗魚在這場爭奪戰中一直處于主動進攻的狀態。斗魚成立之初拿到的2000萬投資,在第一個月就被創始人陳少杰花掉了1500萬,多數用于海量挖掘簽約主播。之后紅杉中國投資了斗魚接近2000萬美金,有了投資之后,知名主播比如TH000、若風、周寶龍等都被收入囊下。

這種激進的打法見效很快,短時間內,為斗魚帶來了大量用戶,斗魚一時間成為頭部主播平臺之一。只是后來,崛起的龍珠,熊貓直播紛紛效仿斗魚的激進風格,斗魚排名前幾的大主播幾乎都被挖走。

在斗魚向虎牙發起猛攻時,虎牙則從容應戰,李學凌采取的是防守策略。但是,此時的他正在做教育,工作重心不在直播上。胡天宇接替了他作為YY直播項目負責人,但是李學凌只給了他1000萬的預算,這連一個頭部主播的簽約金都支付不了,怎么和斗魚相抗衡呢。因此,斗魚對虎牙的反超,持續了很長一段時間。

穩重的虎牙和激進的斗魚,不僅體現在主播運營上,還表現在產品上。產品的更新換代方面,就拿2018年11月份到2019年的3月份來說,僅僅四個月的時間,斗魚更新了10個版本,每一次更新,斗魚APP都會新增功能,例如彈幕火力和幸運寶藏功能。每次新增的功能數量都遠超優化的功能。而對比虎牙,在這一時期,雖說更新版本數量相差不大,但是,更新版本的功能方面,大都以新增“賽事主題”和“用戶體驗”為主,新增加的功能遠遠沒有斗魚的多。

從總體上看,斗魚追求高速增長,快速成長,偏向嘗試新內容。而虎牙則更看重用戶粘度,深耕完善自己的生態。虎牙目標放在B端平臺,注重用戶產品體驗,深耕自己生態。斗魚則瞅準了C端社區建設,開發新的產品,豐富產品的多樣性。

縱觀兩者的發展歷史,很難說誰更勝一籌。虎牙憑借高速增長,讓其獲得資本的認可,而資本的加持讓斗魚不斷發展壯大。虎牙注重DAU與營收,憑借著亮眼的財報率先上市,斗魚也不甘示弱,緊追不舍,上市成功。雙方可以說是平分秋色,難分伯仲。

左手虎牙,右手斗魚,騰訊才是最后贏家

去年3月,騰訊曾在虎牙IPO之前向其投資了4.616億美元,并取得未來可以通過公開市場購買最多至50.1%股份的權利。幾乎同時,騰訊也向斗魚追加6.3億美元投資。虎牙、斗魚從對手變成“同門”,兩方相斗,騰訊坐收漁翁之利。

在國內,騰訊擁有最龐大游戲以及電競資源,騰訊面前,斗魚和虎牙都沒什么優勢可言。騰訊其實是斗魚的早期投資者,曾參與其B輪,C輪以及E的投資,連續加碼斗魚,成為其重要戰略伙伴之一。

在外界看來,虎牙和斗魚都有了“騰訊”的“氣味”。騰訊同時投資兩大游戲直播平臺,雙方都是“騰訊系”。騰訊耍出這一手,意圖何在呢?

投資的背后,有著騰訊的“老謀深算”。對于騰訊來說,同時投相同賽道的兩家頭部企業已經不是第一次,騰訊曾經投資了美團和大眾點評并促成最后美團點評合并,也同時投了京東和拼多多。投具體賽道而非企業,保障了投資的穩妥性。

資深玩家Hat曾表示,“現在感覺直播已經是一個宣傳游戲的渠道了,誰將直播平臺握在手中,誰就有推廣的話語權,甚至還能打擊扼制同行發展。”

就目前來說,游戲直播對游戲產業有著不可替代的作用。在宣傳推廣游戲方面,效果非同反響。例如《絕地求生》的起死回生.這款游戲之前由于各種原因差點夭折,是直播讓其越來越火,甚至發展成為繼《王者榮耀》之后的第二款國民游戲。

更深層面的探究,騰訊有兩個“計謀”。一來,游戲直播是平臺流量來源的關鍵,有了流量上的保障,那么對于騰訊來說,其在用戶和渠道上的布局都能從中受益,還能在一定程度上對競爭對手的業務造成沖擊;二來,有了兩大游戲直播平臺的支持,無論對騰訊構建自家的游戲電競生態,還是對整個游戲產業鏈的布局來說,都能從中受益。

騰訊正是用投資直播平臺的方式,鞏固自身在游戲行業的地位。隨著行業的不斷發展,騰訊及其所掌控的游戲業務都會從中獲利。實際上,直播比拼的是流量獲取能力和頭部主播的簽約能力,整體業務非常燒錢。斗魚和虎牙背后都有股東騰訊,如果一直燒錢下去,兩家是一直競爭還是協同發展并不好說。未來無論誰是直播平臺的老大,都沒有贏家,騰訊才是笑到最后的人。

虎牙斗魚前路依然充滿風險

1 有病就得治——版權問題是通病

版權問題一直是游戲直播行業普遍存在的問題,但是很少有人提及,這和國內的市場環境有關。游戲廠商都很愿意將游戲授權給直播平臺,直播平臺能夠免費為自己游戲做宣傳推廣。對雙方來說,其實都有好處,是互惠互利的關系。

但是,這種互惠關系卻逐漸出現裂痕。首先,主播為了牟利,用偷跑游戲內容、反向抹黑、非法牟利等手段,破壞了廠商和直播平臺的共贏關系,這為游戲的運營帶來了負面的口碑,也引發監管問題。

例如,2014年,網易訴YY直播案就曾引發人們關注。網易公司因YY直播、YY語音未經授權傳播《夢幻西游》游戲畫面,將其運營公司廣州華多網絡科技有限公司訴至法院。最終,法院經審理認為,網絡游戲畫面屬類電作品,游戲開發者的權利人是游戲畫面作為"類電作品"的"制片人",判決華多公司停止通過網絡傳播《夢幻西游》或《夢幻西游2》的游戲畫面,并賠償原告經濟損失2000萬元。這是主播牟利的后果,代價慘重。天價賠償案一出,所有人這才都幡然醒悟,原來游戲直播行業與網絡視頻行業一樣,都需要版權許可的,游戲內容是有知識產權的,不是法外之地。

其次,近年來,隨著短視頻的出現,游戲短視頻成為熱門的同時,一些版權糾紛也隨之而來。有的短視頻為了獲取流量,隨意剪輯、搬運、抄襲原創內容上傳游戲類短視頻來博取流量和熱度,由此導致的著作權糾紛頻發。

比如,2019年初,今日頭條旗下“西瓜視頻APP因未獲授權招募、組織游戲主播直播《王者榮耀》游戲內容,廣州知識產權法院裁定“西瓜視頻APP”相關聯的“運城市陽光文化傳媒有限公司”和“北京字節跳動科技有限公司”兩家公司未獲得著作人的許可,搶占了涉案游戲直播市場資源,對游戲著作權人的合法權益造成損害,立即停止西瓜視頻APP直播《王者榮耀》游戲內容。

目前,我國的司法實踐中已有多個判決,將網絡游戲運行產生的連續動態畫面歸入著作權法中的"類電作品"加以保護。游戲直播想要更好的發展,版權問題就不能繞開,直播體系的健全顯得格外重要。就目前的形勢來看,直播行業對于版權的要求一定會越來越嚴格。

2 快手強勢來襲,搶占地盤

進入2019年,游戲直播行業發展進入成熟期,行業洗牌加速,玩家紛紛探索變現新方式。風口還在,快手也盯上了這門生意。進軍游戲直播快手自有底氣,擁有超過2億的日活,4億的月活,這些都是快手的優勢。也為快手培養游戲主播創造了條件,因此快手在游戲直播上的崛起將會非常之快。

快手進軍游戲直播,最受威脅的還是虎牙和斗魚。首先,快手與虎牙、斗魚的用戶大致上是重合的,用戶重合率都在逐年攀升。快手進擊游戲直播,那么必然導致虎牙和斗魚流失掉一部分的用戶。

其次,游戲品類方面也很趨同。虎牙和斗魚一直以來主打手游和秀場直播,而快手目前也瞄準了這兩個方面。用戶流量、大量優質頭部游戲主播和更硬核的游戲內容,都是虎牙和斗魚的命門,快手直擊要害,這讓虎牙、斗魚頭疼不已。

還有一方面的原因,快手作為短視頻平臺,可以直接融合直播模式,如短視頻加直播、短視頻加電商、短視頻加音樂、短視頻加社交等模式融合。因為它本身有內容基礎,依賴短視頻擴展直播是大勢所趨。反之,對于虎牙來說,直播想要布局短視頻的話,那就很難了。

最近,快手已經不僅僅滿足于傳播游戲娛樂視頻內容,開始發力電競內容。承辦PEGI Summer 2019 全球邀請賽線上選拔賽和舉辦快手全平臺和平精英大獎賽,據了解,PEGI Summer 2019 全球邀請賽線上選拔賽全國只有六個線上賽區。快手能夠突破重圍,與斗魚、虎牙等并立官方賽區矩陣,游戲官方對快手平臺的認可程度可見一般。

而由快手獨家舉辦的和平精英大獎賽也取得了亮眼的數據,開賽首日的彈幕數高達81329條,讓快手電競榮登小葫蘆和平分類彈幕人數第一。在決賽日,快手電競的小葫蘆指數高居和平分類榜首。比賽一周時間,快手電競的小葫蘆指數一直居高不下,成為和平精英分類周冠軍。由此可見,快手的電競基因十分強大,平臺用戶具有生猛活力,電競賽事方向發力勢在必行。

面對快手在游戲直播行業的強力出擊,虎牙和斗魚可得好好應戰。這一新對手的到來,會給虎牙和斗魚造成不小的威脅。行業未來如何,還值得期待。

總結

游戲直播行業已經開啟了新的時期,若想坐上直播第一的位置,虎牙和斗魚還有不少硬戰要打。未來平臺的核心競爭力才是決勝關鍵,內憂外患雙重壓力下,兩者面臨嚴峻考驗。

另外,隨著行業發展,游戲直播“天花板”出現,直播平臺背后的主播格局也已經確定。大主播越來越大,而中小主播的生存空間越來越小。馬太效應開始出現,直播平臺的競爭也沒有了之前那般激烈。簽約主播的費用也會到正常軌道,不再沖動,而更偏向理性。

小主播的生存問題變得格外重要,而大主播所附帶的流量用戶,其上升的空間也變得很困難。用戶對游戲直播的內容越來越看重,這些問題都很棘手。

對于虎牙和斗魚來說,提高業務護城河,形成直播平臺的生態閉環尤為重要,這也是沖破“天花板”的關鍵所在。而相比未來虎牙和斗魚誰能走的更遠,所有人尤其騰訊更關注的問題,應該是游戲直播還有多少故事可講吧。

文/劉曠公眾號,ID:liukuang110

本文為作者投稿到『互聯網的一些事』,轉載請注明出處。

「互聯網的一些事」聚焦互聯網前沿資訊,行業爆料、小道消息、內幕挖掘,關注互聯網熱點事件!干貨分享,提供各種產品文檔、行業報告、設計素材免費下載。官方微信:imyixieshi

本文鏈接: http://www.fudekc.live/132249.html (轉載請保留)

11选5微信群